[全员]七宗罪




*七宗罪paro.
*部分有改动.
*最后比较出戏.





Ⅰ.高傲/方王



林杰退役了。

方士谦倚在墙上向远处望去,顺着他离开的方向,找不到任何留下的痕迹。

指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落在窗台上的几枚小石子,眼神里或有落寞或有不甘,嘴里言语着什么,反复提到的几个名字中,除了林队另一个人,他叫王杰希。

'“…王队?别指望我会这么叫你。”

手指紧紧地攥着刚刚把玩过的小石头,力道大地似乎要硬生生把他捏碎一样。男人扬起头笑了笑——语气间却很难感到丝毫的笑意。方士谦盯着石子看了一会儿,扬起胳膊把它从窗外扔出去好远。勉强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背身离去,对窗外石子落地的声音置之不理。

“走着瞧。”






Ⅱ.妒忌/叶皓



“叶秋?他谁啊。”年轻的男子笑地张扬,压抑了太久地快乐释放地畅快淋漓。走出记者室他终于可以不说着违心的话替那家伙感慨遗憾——这是他的心里话。

你的时代早过去了,我们年轻人——和你这一月两千块的小网管,如何同日而语啊?

刘皓和其他所有选手一样渴望被重用,只是他的方式手段极端了些,他想赢来他的时代,即使不择手段,只为达成目的,达成他的追求。

很可惜,自己的时代还没有来,率先来到的是一个冰冷的现实,嘉世散了。

他去了呼啸。

“打地不错。”眼前的姑娘笑地恬静,刺人的话和甜美的笑容一点也不搭。“我可不想某人一样懒得花时间介意你那些龌龊事,我很介意的。”

“…”

…或许我自己更介意叶秋吧。

叶秋,叶修。视线所追及的人,想要超越却无能为力,不择手段却成了他复出的背景布,堂堂职业选手被这个草根战队击败…呵。

刘皓自嘲地笑了笑,机械地与兴欣的选手握着手,被愤怒彻底覆盖的理智崩塌在他们的言语之间,渐渐失去了意识。

不就是叶修吗…早晚要超过你。

他还是倔强地这么想着。






Ⅲ.暴怒/昊翔



“....孙翔你能不能走走心。”唐昊咬牙切齿地瘫在桌子上重复说了好几遍的话,语气中隐隐透着些无奈。

男人从从桌子上抄起那张字迹潦草的纸继续圈圈点点,“这么简单的战术你不会真听不懂吧,叶修不是跟你讲过一遍了吗,跟英国队打比赛不能靠强攻,你看他们队长心多脏。”

这里,还有这里..分两路。B组从这里出去压制他们,顺利的话到这里...与A组汇合前找高处观察地形,最后这样...懂?

唐昊啪地一声把笔扣到桌子上,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一脸懵逼的孙翔,咳咳两声用笔敲敲桌子。“懂了吗,你再给我讲一遍。”

“哦...这样,然后.. ”孙翔回过神来在纸上寻找着刚刚唐昊留下的笔记,深感脑回路跟不上。午后的太阳懒洋洋地洒在衣服上,易唤起朦胧间生出的困意。孙翔揉揉眼睛应了一声,就这样。

“就这样??”唐昊扬起声音有点不高兴地看着他,自己分明是知道他不在状态的,只是屈指可数的那一点耐心早就被耗得一干二净——这形容词不对。

演草纸被用力的手指握地皱巴巴的看不清字迹,随手朝地下重重地一扔便起身离开,留下的一句话简直是咬牙切齿,却看得出在极力克制。

——败给你了。





Ⅳ.欲望*/双花



“相信我一次,我说过要和你一起赢。”

“我一直很相信你。”

“百花会赢的。”

“当然。”

前者难掩疲惫的状态,张佳乐回头看了看室内的挂表,冲眼前人挥了挥手去操作室做准备。

他说,我想赢。

“不能和你一起夺冠,那就和百花——拿个冠军。”

——为了冠军。

两年后记者会上他这么说,这时候他自己都有开始质疑这句话的说服力,又或许从面对这个决定开始,他本人就很清楚自己要背负的东西了。

——终于卸下与你的承诺,不再固步自封。

我...想赢!

哪怕为我自己拿个冠军,也好。

哪怕不是和你,不是为了百花,不是身着这身队服,不再和曾经的队友站在一方。

哪怕冠军的负重对于我,对于你,已经不是能够承受的范围。

“为了冠军。”

他又说了一遍。





Ⅴ.懒惰/伞修



“叶修,阿修,修修....大神几点了你看看,你打算睡到中午吗。”

叶修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脸正对床面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大冬天冷得很倒也知道往上拽拽被子,然后像刚才一样闷头大睡。

“叶修你起不起!”苏沐秋从男人身上一把拽过被子,然后把冰凉凉的手指覆在他温和的颈部,叶修一下子坐起来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一副要打110的架势。

“啧,苏沐秋你要杀人吗。”

被指责的那位倒是淡定很,温和的少年把被子扔给他随后递过来一杯水。语气里尽是开玩笑的意思,指指时针指着的罗马数字,十点了。

“生前何需久睡。”

“死后自会长眠。”





Ⅵ.暴食*/韩张



节制的人偶尔放任自己一次,大概上帝都会原谅。

霸图夺冠的赛季自然少不了庆功宴一说,可能是想找个机会彻底放松一下,平常看起来严谨细致的副队长默许了这次出行,还饶有兴致地点了几瓶往常碰都不碰的威士忌。

醉了的人往往口无遮拦,或者完全忘了习惯和意识——张新杰显然是后者。盘子里的甜点多到根本吃不下去,奶油和碎屑零零落落地抹在餐具和桌布上。明明一副不醉不归的样子,偏偏还保留着严谨的本色——很荣幸霸图能夺冠....他站起来重复。

“节制些啊,新杰。”韩文清有点担心地看着不听劝的恋人,很明显对方没有听清楚。男人示意他坐下,在他耳边轻飘飘地说着什么,隐隐察觉了笑意的成分。

“不然回去说不定会被什么人....吃干抹净吧。”






——即使这样我还是喜欢你。

——所谓罪,到底还是被情感抑制甚至克服。

——又或者和你在一起是罪过。

——我愿意一错到底。








Ⅶ.贪婪

就是我,什么cp都想吃,什么paro都想写,什么本子都想看,什么美颜盛世都想舔,小红心小蓝手怎么都不嫌多——贪得无厌的我。/满足

不说了我又掉粉了。








END.

评论(10)
热度(125)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