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炎x王杰希] 北楼南木

*拉郎cp北岛炎x王杰希
*出自[失物之岛/暗之烙印]or[全职高手]



“好巧,我们都十八岁吧。”

一边是被宠坏的小少爷,虽说任性了些倒也不乏有胆识,放着好好的家业不继承偏要出征岛外,哪天恶心透了金丝鸟笼的生活,对于外面的世界憧憬到愿意以性命作赌注开一场身不由己的玩笑,死活谁知道呢,至少余生自由痛快了就不算亏,总比装腔作势地活在谁的权势之下好得多。

王杰希没碰过枪,生死二字的间隔未曾见过。偶然路过广场旁边的白塔,听见枪声顿起,受惊了的白鸽扑着翅膀飞离屋顶,露出掩着的的玻璃窗——双目清明的少女戴着手铐,赤发少年手持长剑一时不知所措。他看不清太多,所有的怀疑集中在身量高挑的男子身上,目光对上的刹那隐约听见哪个声音在响,音节清晰地落下来,余音坠地。

“可她至今都会做一场被长剑穿胸而死的噩梦啊。”

彼时他十八岁,仅是北岛炎回忆里微不足道的一位过客,对于莫名的话也没想过去挂心,后来的后来他闻知雨燕出征,才知道二号成员无故缺席而染上内奸之疑,正好印证了他最初的猜测。——知道人造人秘密的人不多,克洛德不会允许这样的人活在他的视线之内,至此王杰希算是彻底地介入了他所处的世界的另一个平行空间,顶座的长发男人笑意敛进眉目,双目盯着他寸步不离,含义重重。

“我不认识他。”

他是真的不想跟这种看起来玩世不恭的人扯上什么关系,正巧赤发的少年从幕后走出来粲然一笑,扬眉俯视着跟他说着不着调的玩笑话,你这都从北辰追到内部基地了,可别说你不是暗恋我呀。

“…没这闲情逸致,好像是你的人把我劫持过来的吧。”

“劫持?多难听。”

他才注意到他颈部的契印不再是那日所见的灰色,衣领半敞着,看得见赤红的火焰烙在锁骨延至脖颈,看久了才发觉行为不礼,只得承认他确实生的好看。那人翘着二郎腿自顾自地凑过来,也不管什么礼貌和规矩,天生的自来熟根本讲究不了这么多。于是他就理直气壮地反驳了回来,一点余地都不给留。

“不承认没关系,算我明恋你成不成。”

这当然只是个玩笑话,之后的几年里风声被压的很紧,北岛炎离城出岛后就一去不返,久了倒是平白生出几分思念来。王杰希回到当初的那个广场,最里面是个教堂,北面是初识时相遇的那个塔,里面的少女面容依旧年轻的很,只是已死去多时。

屋子整个是洁白的,血迹终究没玷污了纯白色的天地,他才想起来这个少女是人造人技术的成功品,虽是血肉之身但也未必见血。可是木偶不需要感情,就理应没有噩梦一说,重重观点折合在一起反而更扑朔迷离了。刻着文字的长剑挂在墙上,他看去,又想起了那个人。

克洛德或许更想要直接受命于他的提线木偶,所谓出岛能获得的自由,到底是用多少自由换来的东西,他不得而知。

或许北岛炎觉得值得,他不再去想,直径走出全敞的大门,末了回望一眼,只觉风起云落,下一瞬就是不堪的破落。

人去楼空,一地花尸。



FIN




*暗烙同好有吗!!扩扩我!!我想你们!!

评论(56)
热度(58)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