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借个吻

*不知所云





吻你锁骨的延绵起伏,山峦倾颤,直到红晕绕骨,葱指点朱唇,只想与你日日夜夜生生世世同床共寝,颠倒这风雨。

——花小球。







喻文州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笑的。

浸进骨子里的温和收敛在眉目里,弯眉展出邻家少年一般的笑。印象中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礼貌,话说的点到为止,付诸在极有分寸的行动上,隔着层生疏透彻的距离,让人忍不住勾起窥探他内心的欲望。

博了太多小姑娘的心跳不说,居然连同班的大老爷们也不放过。

黄少天是转校过来的,来校时还穿着南方的父母给送过来的背心和短裤,对北方的冷空气一点辙也没有。转校的学生通常第一天拿不到校服,于是第一天就成了穿的狂拽酷炫来提高自己逼格的好机会,喻文州听见今天有个小子要转学来不由得挺好奇,几乎把各种奇特造型都脑补了一遍,就等小帅哥光临了。扫兴的是,全班同学翘首以待的转学生在放学时才姗姗来迟,造型跟杀马特根本不沾边,普通一个学生的样子。

哪里是普通学生,这分明是冰雪战士啊。

身量与自己相当的少年五点钟准时出现在校门口,班长喻文州去迎接的时候吓了一跳。大雪深三尺,世界满城白,这人想低调可以理解,可也不用穿的这么少来低调吧?南方来的黄少天第一次与冷空气的斗争以失败告终,连哄带骗借走了喻文州的外套后终于找回了点失散的体温,跑上去跟他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然后顶着满头的雪走到教室里大喊一声,同学们好啊,我叫黄少天。

然后全班都知道了这个大冬天不要命的勇士叫黄少天。

然后全班都知道了这个抢走班长外套的勇士叫黄少天。

喻文州是在班里乃至全校拥有一大批迷妹的成功人士,黄少天可得罪不起。于是他啧啧几声把外套还给喻文州,继续进行他在寒冷的北方冻成鸡的美妙人生。喻文州接过外套朝他一笑,摇摇头对他这种冻死不要命的行为作了表态,末了还说了句,有骨气。

乍一看黄少天也可以说生的漂亮,黑沉沉的衣服贴身穿着,勾勒出骨架分明的腰身,他有点儿瘦,可又不是弱不经风的感觉,当下看似是冻得不轻快,可拿着瓶冰镇饮料喝的挺自在。

“你穿着吧。”喻文州把衣服递给他。

黄少天没拒绝,他本来就冷,喻文州此举正中他下怀。于是他粲然一笑,毫不客气地把外套搭在肩上,眼睛盯着喻文州沟壑一样的锁骨,看久了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还悄悄把他拽到一旁轻语,哥们儿身材不错嘛。

“我喜欢。”

他丝毫没掩饰自己喜欢喻文州的心情,撩人技能满点的黄少天同学耍帅了一个月,终于把国民男神喻文州追到手,这时候他已经老老实实穿上校服了,可还是喜欢隔三差五地找喻文州借外套,然后披着对象跑去篮球队一展身手,从此一众大老爷们的球队不再清一色的汗味,好像空气里还飘着莫名就来了的粉红泡泡,谁知道呢。

“少天,借我用一下你的东西。”

“好嘞,你要借什么,来借我外套穿?”黄少天一口应下,当下开始脱外套。喻文州挑眉,反而不笑了,搂上去不由分说地凑到脸庞。黄少天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犹犹豫豫地抱紧了他。

“少天不依?也罢。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了,没必要再说借还这种事了吧。”

喻文州难得促狭眨了眨眼睛,扬眉一笑,在对方唇齿之间留下自己的气息,意犹未尽地停留了片刻,根本不是初见时笑意盈盈的温和样子。

“借我一个吻,”他说。“你还得把这个人送给我,容我这辈子慢慢还。”



FIN.


——————
*给 @于四鸿_壬迩亡梓☀️ 的生贺预热,,生日快乐。







评论(7)
热度(152)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