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凌]行世路



——我和你是一样的,你看出来了么?

金凌坐在榻上,将下颚抵在枕间里,蜷缩着身子靠在凉冰冰的墙上,正心烦意乱着,忽地又想起了这句话。

蓝思追说他们彼此相似,他是怎么也不肯承认的。姑苏蓝氏家规四千余条,比不上兰陵随心所欲,他蓝思追自然也规规矩矩的一个人,多不出半点心思。金陵年少时便去过姑苏听学,当时蓝思追倒立在密密麻麻刻着字的墙壁上,笔下倒是很快,字迹也是规规正正,只不过神色窘迫,齿间还要咬着那条碍事的抹额,这束手束脚的东西,何止是让他窘迫啊——简直可以划进狼狈的范畴。

金凌就这么不解风情地抱着双臂在一旁盯着他,把人盯地不好意思了,却也只能咬着抹额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许久后金凌先开口了,依旧是不解风情的口吻,听起来还有点残忍。蓝愿自知说不出不话,索性也不去反驳,只好任着他这样盯着,甚至都快能体会到自己脸颊的温度骤然升高。

——你在干什么?

金凌难得在这个无趣的地方被勾起兴致,也是第一次看见姑苏居然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兰陵的家训从未书面写过,顶多是意思意思走走形式,就算被罚也没有东西可参照。他看着蓝思追,估计着是自讨了没趣,又自言自语补充了一句,原来你在抄这个啊。

“含光君掌罚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就算是对家人也是绝对公正。”蓝思追抄了半个时辰,跪坐在地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金凌顺手捎过去一杯水,听着他继续说下去。或许是因为从小自己长大,对家人一类的词莫名的敏感,他偏了偏头打断了蓝愿,气氛忽地尴尬了些许,缄默里浸着紧张和生疏。然后金凌顿了顿说,兰陵可没有这么多束手束脚的玩意儿。

可惜这里的家训就这样,不如从命咯。

金凌不想听他说下去,家人家训,兄长父辈,都是他不曾见过的至爱,也是骨子里的倔强遮掩不住的软肋。刹那间他竟有点羡慕蓝愿,至少还有人肯罚他,外有人顾里有人陪,虽是没落个逍遥自在,好歹不是孤只单影。

.....真好啊。他想着。




——蓝思追?

金凌印象里的蓝愿又生硬地多了个名字 ,温苑。岐山温氏恶名远扬的嚣张和这个温和的姓氏一对比,更显得讽刺了些,偏偏在蓝思追这个人是个例外,谦和守礼地更像是蓝家的风格。而无论是怎么样的差异也不能否定血缘上的关系——就像蓝思追的过去,斩不断,理还乱。

金凌想地出神,被木门吱呀的响声拉回了思绪。蓝思追捧着烛台进来,放到窗沿左侧的圆桌上,随后解衣进被和金凌躺在那张摇摇欲坠的木榻上,伸出手剪短了烛台上的火焰,示意他快睡。

“蓝愿。”

金凌甚至没偏头来看他,只是觉得这名字有种让人心安的感觉,蓝愿把人拥入怀里,左手捋过他耳边的碎发,今早金凌知道了温苑的秘密,出于同路人的同情和往年累计的内疚想向他致歉,可他怎么能说出抱歉二字?于是他任着蓝愿抱着,意外地很平静,像是他独有的示好方式。

我们本就是一样的人,独步人无依无靠,不如从今以后相依为命。

多好,这是他的蓝愿。

他还有祖辈留下的姓氏,父母留下的剑,上苍赐予的蓝愿,何其有幸。

今世的路,终究是有人来陪。

以前也好,如今也罢,他都不曾踽踽独行。



————
end.

评论(2)
热度(109)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