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坠地(一)

*高校生paro
*关爱作者从留评开始





黄少天今天心情很不好。

每个人大概都有过一个怎么努力也无法超过的人,成绩优异品行端正,尊敬老师团结同学。说白了就是家长心中的完美人格——别人家的孩子。

叶修。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在卷子上写下重重的两个大字,双手毫不迟疑地揉成团顺手丢到了哪个阴暗的角落,深舒一口气觉得心情大好,手指飞快地解锁手机点开通讯录最上边的名字,语调里轻快地几乎要哼起调子来。

约场子,下馆子,找乐子,谁要在那家伙身上浪费时间。

“张佳乐你出来打个球不?我知道你周五刚考完一模现在身心疲倦所以我给你个好建议啊要不要出来打个球啊。现在是不是有点早啊你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晚几个小——”

刚躺下两分钟打算趁周末好好补觉的张佳乐同学克制住了一巴掌抽死他的冲动,尽管意识仍然半梦半醒但还是准确地按了红色的按键,为了万无一失还把手机移除自己二十米之外,确定不会再受到黄少天的邀约之扰后安详地点了关机。

张佳乐你就这么恨我???

电话接通两秒后直接被挂掉,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施展自己引以为傲的语言天赋就被一秒否定。刚打起精神的人好像再次经历了人生大挫败,气鼓鼓地把自己扔到作业堆里自暴自弃地仰天长啸,不去就不去。

“帅的人都在沉迷学习,傻逼还在睡觉。”黄少天自我安慰了一句后抄起笔对准了数学作业,正打算施展洪荒之力的时候一秒破了功。甩葱歌的调子从手机的方向传来,黄少天打开一看,这谁啊。

来电显示:杀千刀的学霸活该没对象。

哦,叶修。

黄少天神定气闲地直接挂了电话,收下手机的时候发现熟悉的音色缓缓传来,唤着的显然是他的名字。

手一抖按了接听啊。黄少天不耐烦地接起电话冲他嚷嚷,有什么话赶紧说,老子要学习。

“学习?你不是一向弃疗吗?”电话那边难掩笑意,“你妈让我过去帮你补物理。”

“说是学费从你饭卡里扣。”

.

民以食为天,食以钱为先。

黄少天几乎快吼出去了,补课可以忍,抢饭不能忍。士可杀不可辱,要想动饭卡,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下一秒就听见用力敲门的声音,再下一秒就听见他门外喊,黄少天同学这么不好客啊,连个门都不给开。

“你是客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我家门多大仇,你是拆迁队来的吧?”黄少天没好气地拉开一条缝从里头看他,“想拆我家门,先把拆迁费谈妥了再动手!”

“聪明。”叶修顺势推开门,倚着墙朝他轻佻地笑笑。“我好心好意去把黄少天同学的脑子拆开再重新组装一遍,你还让我倒贴钱,良心呢。”

黄少天砰地一声关上门,厚重的门猝不及防地按在眼前人的脸上,那人面色不太好看,已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黄少天僵了笑容用慢动作回放的速度企图溜走,被叶修一下子拽住了衣领。

“....黄少天——”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懂不懂,我告诉你啊这可是校服,拽别人校服这是对学校的大不敬。就算不劝退吧怎么着得扫一周厕所,而且你这太恶劣了,我看要是哪个老师实在气不过,至少两周。”黄少天理直气壮地抽出物理课本递给他,“被门砸一下死不了,它还有阻力挡着呢,况且我这人相当有修养——礼尚往来。你给我修修脑子我帮你整整容,互相帮助团结友爱啊。”

“得了吧,要拿你这脸去打广告,你这违法小诊所早晚倒闭。”

“要拿你这智商打广告你这辅导课开不了三天就完蛋!”

叶修一脸复杂地看着他,转身反手把物理书朝他脑袋上一敲,语气里都是理所当然般的笑意,“智商不够实际,我向来用排名说话。”

黄少天盯他盯了半天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心道世态炎凉,自己已经不能靠一张帅气的脸浪走天涯。这个看脸的时代渐渐褪去,现在认得就是卷首鲜红的阿拉伯数字。

好气哦。你学霸你任性咯?

还就是任性了。




其实黄少天有个毛病,就是些看起来很奇怪的小癖好,美名其曰灵魂画师,说白了就是上课画画。

叶修翻着他课本一瞬间有点想死:“你能不能不要把物理课当成美术课。”

黄少天撇撇嘴,手指轻巧地转着一只快没墨的钢笔。一个眼神递了过去,然后朝贴着课程表的墙上指指。“我倒想把美术课当物理课上,我们有美术课吗?”

“有啊。”叶修看了看周二下午第三节课的位置,“这节美术下节音乐,高一就是好啊。”

“哦那是数学。”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数理化占课天经地义,政史地拖堂无所畏惧,语文英语靠作业杀人,音体美大手一挥说,课你拿走,好好学习。

“话说你今天来我这儿干嘛啊,借着补课的名义私闯民宅可不是什么正经事儿。”黄少天停下手里的动作把钢笔重重地扣到作业上,“我知道我妈特别器重你这个人,早上六点半宁愿牺牲她可爱的儿子的睡眠时间特地打电话通知我好好恭候着叶巨巨大驾光临.....我跟你很熟吗?”

“你前几天抢我早饭的时候觉得我们熟吗?”

黄少天哑然,这一次是彻彻底底地被噎地毫无还嘴之力。大概是从有印象开始,童年到上小学再到上初中,中考到择校再到高中,叶修都是他父母口中近乎完美的存在。赞扬的事例也从“你看隔壁小哥哥叶修都会自己穿衣服了”到“隔壁叶修真厉害啊第一志愿就敢往清北填”,事情在变时间也在变,但叶修这两个字重头到尾没变过。

黄少天当然气不过了。

想要证明自己想要超越他的念头从未停止过,后来尽了全力也只是勉勉强强把排名提到了两位数,后来黄少天深感心累,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吗。但好像真不好躲,一墙之隔的距离,走路最慢一分钟,恨不得闻见谁家做饭都能蹭个热乎,何来避而不见一说。

“黄少天。”

少年闻声回头看他,看见眼前人从纸篓中拾起一张握地皱巴巴的纸条,缓缓展开后两个大字清清楚楚,笔触力道大的几乎划破脆弱的纸页。

卧槽。

靠靠靠靠靠这人是神经病还是强迫症啊至于捡我垃圾桶旁边的废纸还捡起来看啊!

黄少天脸上处变不惊,很好地履行着人生信条:沉默是金。

气氛尴尬地几乎要凝固起来,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他不语的样子,几个音节犹犹豫豫地从嘴里滑到空气里。

“你.....这么想念哥?”

虽然字迹潦草堪称一绝,还是能勉强辨识出来。白纸黑字,一笔一划,一停一顿。

叶修。

然后黄少天得出了一个结论:完了他知道我恨他了。

叶修一脸懵逼地看着纸上被重复写着的自己的名字,感慨了一下个人魅力后得出了另一个与前者大相径庭的结论:完蛋了这小子是不是看上哥了。

——夭寿了。

tbc.




@一条废落落 昨天生日快乐

给大家迟来的元旦快乐!吧唧!

评论(13)
热度(53)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