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A寡O(三)

*维勇AO设定架空




他隐约中听见开门的声音,意识朦胧着唤着身边人的名字,只是无人应声。维克托上前一步拥抱他,修长的手指从脖颈划到锁骨引起触指可感的颤栗,真好,我终于把你拥入怀里。

稀碎的发丝挡住了疲惫不堪的眼睛,少年舒了一口气后便深深地回应了这个拥抱。耳边温热的气流擦过,留下一个模糊不清的尾音。维克托双手攀上对方的颈部轻咬着中心的位置,在白暂的皮肤上留下一行刺目的血色。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即站起身来伸手邀他起来,眼睛里盛着的柔和几乎要溢出来一样,让人心甘情愿溺死在这片温柔里。

——暂时标记。

勇利下意识揉了揉疼痛处,颈处的腺体还残留着他留下的余温。见气氛实在有些尴尬,他到底是把手放到他手心上,补说了一句谢谢。

勇利揉着太阳穴坐到床边,被自己身上释放出的淡淡薄荷糖的气味感染了一番,久了才反应过来是维克托的信息素。他有些失望地笑了笑,像是安慰自己一般。暂时标记也不差啊,至少现在可以确认这样的关系,至少现在维克托在他身边。

维克托这个人很有分寸,恰巧勇利也是个极有分寸的人。

想打破这层关系的话——或许他应该更没分寸一点。

.

此次拜访的学校在当地可谓大名鼎鼎,无论是教学还是环境都是世界屈指可数的优越。冬日的暖阳折射在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上,几种颜色汇聚在一起映在地面上,倒像是添了几许的暖意。

“早安啊,日本的年轻人。”维克托抿了口茶朝他轻笑着,学着修道院的人的口吻向勇利打招呼。他是好久没喝到茶了,回到俄罗斯只记得酒能暖胃,偏偏忘了茶也是暖的,偶尔一品几乎要爱不释手,硬是把勇利随身带过来的茶包统统纳入私囊,美名其曰说是当作伙食费啦。

勇利收好行李轻掩住了门,转头回以一个大方的笑。他说没关系,喝茶也比喝酒好,不伤胃还暖和,一举双得。

维克托放下矿泉水瓶,塑料容器中装着上好的龙井,据说是中国带来的东西。勇利噗嗤一声笑出来,告诉他茶是用瓷杯抿入口的,不是用来解渴的。

“没办法,勇利带的东西太美味,失态失态。”

他逆着光看着他的眼睛,眸子里盛着亮晶晶的东西,是像星辰大海。

刹那间的窒息,像是真的要溺死在星海里。

.

印象中维克托一直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现在居然学会了做饭。

勇利下午抽出时间回来了一趟,约是七点左右,维克托昨天给他留了个自己家里的钥匙,说是既然在一个城市不如就来家里吧,勇利又不是外人。

“是内人。”维克托轻笑着扔给他一串钥匙,侥有趣味地看着眼前人面颊泛红,支支吾吾地搪塞了过去。出门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大好,心想他真可爱。

推开门发现桌子上摆着两个碗,厨房里的声音持续着,估计是那人在征服什么食材吧。说到底还是征服这个词最合适,勇利从窗子间看过去,哪里是做菜呀,简直要把那个土豆大卸八块的节奏。

他默不作声地走去客厅看电视,其实也不能算是客厅。维克托租住的不大,因为刚毕业的学生确实没什么积蓄,又偏偏不愿意和社会上的人合住,看看手里的钢镚只能掐着手指过日子。一个客厅解决了学习吃饭娱乐的所有需要,一个卧室用来睡觉和打网游,足矣。

维克托端着东西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勇利已经来了,招呼着他去东侧的小桌子前吃饭。勇利凑过去一看真是色香味俱全,他吃不惯俄罗斯的饮食,偶尔看到熟悉的餐点倍感亲切,他拉开凳子让维克托坐下,走过去掀开锅盖说,我帮你盛。

可不就是色香味俱全嘛,鲜虾鱼板,酸菜仔鸡…...

方便面。

维克托一脸自豪地问他喜欢吃什么口味的,无论是什么他都买得到。刚毕业不久的学生不容易呀,过久了都学会勤俭持家了。

“你的茶我放回去了,只好委屈委屈你喝点水了。”维克托也坐下来,“如果你不介意喝点酒的话,也可以助助兴。”

勇利居然是同意了,维克托像受了鼓励一样拿出自己压箱底的东西,酒精是挺高的,他却没说什么。

果然是有预谋的啊。

“.....酒是色媒人,勇利。”他提醒了一句,弯眉扯出好看的微笑,“适可而止啊。”

他说,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所以你一定要小心我。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冬至快乐。

冬至的夜最长了啊,勇利。

对面听着的少年全然未听后面的话,仿佛时间定格在了上一句,一秒一秒地过去,声音来来回回地没有任何扭曲,清晰明快。

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

我心悦你。

tbc.

.

*前文戳第一个tag:孤A寡O/维勇

这章果然还是没有车啊x祝大家冬至快乐!饺子带酒逢年尽有!北方现在还没有雪啊。
只有雾霾/bu.济南人民欲哭无泪。

我爱评论,留评使我快乐,真的真的不填补一下评论的空白取吗小天使们!

评论(25)
热度(171)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