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瑶死前唤出他的姓字,恨也好爱也好都在这三个字中被诠释地淋漓尽致。我负了整个天下,独独不愿意负你,哪怕只是我一厢情愿,哪怕下一秒就是人鬼殊途。

蓝曦臣。他说。

这怕是他此生说得最狂妄的一句话了,认了所有罪,道了所有情。金光瑶可能从来不是个正人君子,从他用温和的笑来掩饰自己开始,那个孟瑶就已经死了。死于八面玲珑的处事方式,死于世态炎凉的当下,死于这个名为金光瑶的自己彻底斩断的所有退路。

锦衣金丝,摇摇欲坠的华丽,虚弱不堪的本根,明艳的牡丹。

让人生恶。

他从来都是个聪明人,每走一步棋,必将为自己想出三步的退路,只是如今走到悬崖边儿了,下一步就是万劫不复,可又不得不退。

这是他才发现,就算摘下面具,他也不是孟瑶了。

绕指之弦坠地,弦断命终,无处寻音。

他说,我杀父杀兄弑妻弑子,却独独没想过要害你。

却终究没说一句,我心悦你。

评论
热度(33)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