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A寡O(一)

*维勇AO设定架空




“独自一人行夜路,可是会被人盯上唷。”

熟悉的音色略显唐突地从身后传来,勇利愣了一下转过头看他,笑着掩饰语气里的疲态。少年朝手心哈了口气取暖,站直了回复他说,没关系。

维克托上前一步,把围巾搭在对方冰凉的颈部上,轻笑一声还是忍不住揭穿他——勇利演技不够精湛啊。

“这种日子也不记得带抑制剂,怎么保护好自己啊。”

——还是说,你想成全我呢?

.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人迹寥寥的步行街上,维克托跟在后面,漫无目的随着勇利的方向走着。他清楚一个易感期的alpha跟在一个临近发情期的omega身后是件多么不明智的事情,但他隐喻地觉得自己如果就这样走了,或许才是真的不明智。

谁知道呢。

午夜的莫斯科依旧是灯火辉煌,他们刻意避开了人群,走在灯火触及不到的阴影里,抬眼望去便是金色的灯影在这个好看的城市印出的斑驳倒影。愈行愈远,渐渐地这些耀眼的光芒在远方汇聚成一个模糊不清的点,他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勇利突然停下来。

夜色渐深,旅人寻宿。他在一个不起眼的客栈前停下了步子,解下围巾双手递给他,致了谢还了衣,明摆着就是一副逐客的样子。他推开门进了客栈,半睡的女主人起身帮他开房间,维克托在寒冷的外面隔着门看着他,没有离开。

勇利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只要一下子没克制住自己的信息素,就不知道会推翻多少alpha的理智——包括维克托,他最信任的人。性别差异摆在面前,谁也没办法轻轻松松地跑去和对方勾肩搭背,纵然两个人关系不错,还是不免担心是否会越出界限。

他是喜欢维克托的。

正是因为这样才不敢贸然行事,勇利脑子里一片混沌,一边应付着女子的话一边注意着维克托的动作。两分钟后他接过钥匙准备上楼,在楼梯口下意识地转身望向门口,那人果然还在那里。

——维克托还真是,相当负责啊。

男人抿嘴一笑,走进门来,把胳膊抵在扶手处。是啊,我怕你自己保护不好你。

这种事可不是玩笑。

.

虽说觉没睡好,倒也是相安无事地度过了一个晚上。清晨温和的阳光洒进窗子里,倒显得暖和了些,维克托睁开尚且朦胧的眼睛,一刹那间强烈的信息素刺入鼻腔,硬是让人毫无睡意了。

他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抬眼望向床的位置,黑发的少年呼吸地均匀,还睡得很沉。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打扰他,而是简单地搭了件外套就离开了屋子,抵着前方的墙沿挪出去,仍然能感觉到身体的异样。维克托深吸一口气,太荒唐了。

一个易感期的A和一个发情期的O处于一室,太荒唐了。

维克托觉得脑子里的信息快爆炸了,反复回想也记不清昨天的细节了,他隐约记得昨天邀勇利喝了一口威士忌,却不知他是一杯倒的类型,出于歉疚就好说歹说把他送来了旅店,正好赶上他发情期,好像还没带抑制剂的样子,昨天还勉强没问题但是今天——很有问题。

他第一次嗅到勇利的信息素。

原本小苍兰淡淡的清香,在发情期的作用下变得浓郁,一丝一毫地落入维克托的思绪里,一层一层地挑断他的理智。

——他喜欢他。

他不希望以这种名义去拿走他的初身,至少在他们互通心意之前,他希望尽自己所能去保护他的安全,现在这情况,进退两难。维克托不想当这罪人,却好像是理智在诱着他作出违背心意的决定,真是滑稽啊。

他想过无数种方式跟勇利说明心意,没想到现在的境地居然能让他这么为难。

“维克托…?”勇利开门很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显然他也明白自己现在的样子,于是故意别过头去不去看他。维克托站起来搂紧了大衣,露出往日一如既往的温和,隔着门轻轻碰了碰勇利的手指,示意他别出来。

“六点了,估计医院差不多快开门了。”他挥挥手就往前走,“我去帮你买抑制剂。”

维克托向前走着,背朝着勇利抿起一抹苦笑。我已经怂恿你沾酒了,若是再对你做什么,恐怕真是天理难容。

至少要等到你成年才行。

这好难。

tbc.

私设勇利十七岁。
放飞自我之作。
又名[再三触犯未成年保护法会不会被警察叔叔带走]

谁知道呢。

评论(6)
热度(480)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