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娱乐天空

——欲望难躲难闪,我终还是失去了判断。

*娱乐圈paro/生贺补档


那年黄少天高一,艺校的学生,对文化课一窍不通,翘了课无所事事在街上逛荡,被一个高自己几厘米的男人连哄带骗地带进了某个知名电影的发布会现场。

想想可能是星探,有好像不是,那天发生了什么黄少天自己也不太清楚,只记得那人用几乎恳求的语气递给他一张小纸,躲在镜头后很不放心地再三嘱咐,待会就照着这个说,你现在好好记一下词,待会不能看纸啊,千万不能。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就是个学生,高一三班第五小组成员,昨天因为染了个头发还被记过一次,对了我学号是二十一。”黄少天搬出能证明自己是个高一学生的全部信息,这话其实挺有说服力的,虽然看起来确实不怎么正经,一眼望过去却还是个孩子的样子。

“我叫方锐是兴欣的工作人员我现在就想证明我是个好人,小同学你就听我一次吧不然我们要上头条啊。”

黄少天看了看纸,也不算是什么太长的东西,就一句话。

然后他莫名自信地走到记者的镜头前。



有些刺眼的闪光灯耀眼地让人觉得紧张,他记得他好像从来未在万众瞩目下说过话或者发表过演讲,一紧张就忘了刚刚想说什么,气氛尴尬了好久终于被哪个记者打破。

“您就是兴欣接下来打算发展的新人?”显然记者对黄少天的形象有些不满意,染着头发穿着几乎脱了线的牛仔裤眼里全是茫然。黄少天看看拼命朝他点头的方锐迟疑了一下,终于会意地说过了声“对”。

“您的名字?”

那个叫方什么的没告诉我他们要发展的人是谁啊。

台下的方锐一拍脑袋好像想起了了什么,正准备上台救场。察觉一只手拍在肩上有些怪罪的意味,那人说,我来。

“我叫黄少天。”

叶修接过话筒打算去台上说几句救救场,可惜黄少天嘴太快人太诚实。叶修一脸想死地冲方锐递了个眼神,哥救不了你了。

记者们拿笔刷刷地记。



第二天黄少天办理了退学手续,他挺清楚的,就算这件事没发生,他离劝退也差不了几步。

现在他终于搞清楚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兴欣扛把子级别的影帝叶修打算专心玩音乐,缺席了发布会必须找一个人来替,后来好说歹说总算肯露了个脸,居然对着记者说以后不会再拍戏了。

叶修情急之下扯了个理由,说兴欣之后要全力发展一个优秀的新人,各位不用担心我们的未来。

可是兴欣就这点地方,这点地方里就这些人,各个成员的资料都被记者掌握的门清,叶修随口一说苦恼的就是经纪人方锐,害的后者天天在街上晃去找找颜值高的小姑娘。

小姑娘没找到,反而拉回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小年轻。叶修感慨一声这方锐的审美简直看见什么觉得什么好看,估计看见老冯那颜值也得夸上句风流倜傥。

方锐赶紧万分诚恳诚恳地夸叶修,风流倜傥,帅裂苍穹。

一旁看着的黄少天第一次感觉到了无言以对的悲伤。



后来黄少天居然真的接了个广告,和叶修一起。

想想他觉得自己很是幸运,这也多亏了方锐迷之审美,如果早知道大明星的经纪人这么不务正业天天在街上找人,那估计整个艺校的学生要集体翘课。

“你就在床上滚几圈就行了,没台词。”叶修指指旁边的梦思席,“喏,被子,枕头,别真睡着了啊。”

“我说现在都一点了你们不吃饭吗,饿的睡都睡不着了好不好,跟你讲你不给我饭吃就是虐待未成年,是啦你很敬业但人不是铁打的民以食为天听说过不?”

“没有。”叶修挥挥手。

“靠。”黄少天识趣地钻进被窝里,可能是前几天睡得确实是太晚了,不一会叶修就听见了一旁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

他还是没忍心叫醒他。



“喂,黄少天你醒醒,拍完了回去了。”年轻的少年没理他反而转了个身把头埋在被子里,带着困意的声音糯糯的,他说,五分钟。

一秒钟也不行。叶修站起来一扯被子,冻的黄少天一个激灵坐起来说要告他谋杀。叶修挑眉说,我还有个罪名你没发现。

“什么罪名?”

叶修朝他递了个眼神:“你裤子上的长草颜文字挺可爱的。”

于是黄少天人生中接的第一个广告是睡过去的。

其实效果还真不错,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容易圈粉,黄少天底子不错,只是审美烂大街到堪比方锐,稍微打扮打扮也是个帅小伙子,叶修看着镜子里精神十足的黄少天感慨万千,你说天朝校服糟蹋了多少人吧。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年轻真好。

黄少天回过头去看他,年轻好什么好,你再年轻点你也得穿天朝校服。

“你说话倒是很快,就是演技不怎么样,你这人太实诚了,估计要你演个反派导演要哭一天。”

“有兴趣唱个歌吗?”叶修问。



他没想到叶修会把他带到这种地方。

——欲望难躲闪,我终于失去了判断。

——用自由来交换,一场奢侈的晚餐。

他唱歌很好听,现场的气氛也好得很,但黄少天总觉得冷冰冰的,称之为危险的成分渐渐靠近自己。

“..少天你看。”他在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携他上场,“这儿啊,蓝雨,喜欢吗?”

见没有答复,叶修退了一步,“不喜欢这里没关系,喜欢我吗,新人?”

——有人假装善良,正靠近你身旁,想做你的伴。

陈奕迅的娱乐天空。黄少天努力在嘈杂声中找回濒临崩溃的理智,这说的不就是叶修吗——他果然是醉了。

“鸡尾酒有个好听的名字——世界末日。”

“你就是我的全世界,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叶修有些自暴自弃地无视了刺眼的镜头,名分,声望,评价,一概不要,我就是想要你。

他跟着欢呼声振臂,酒吧的大厅气氛像一点就着的火星一样嗨声四起,叶修轻佻地吹了个口哨拦着黄少天的腰,嘴里说出来的词儿愈发大胆。

“喂,黄少天,做个伴吗?”

酒精的作用确实很强劲,黄少天知道叶修在附近有一处房子,却不想就在蓝雨的顶层,两个人推推搡搡地进了房间里,黄少天沙哑地嗓子说,我拒绝。

“由不得你。”

叶修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对未成年犯罪,便借着酒精之名为所欲为,黄少天想抗拒却发现这人的力道大得很,也不至于躺平任上。叶修俯下身子在他耳畔轻喃,我是叶秋。

零碎的记忆一下子组装到一起,叶修冰凉的手覆在他好看的锁骨上,他说,我已经无法判断了。

叶秋。

你终于肯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啊。半拼半凑的回忆洒在眼睛里,中学时代的誓言被分别瓦解,他回想过千万种相遇的可能性,切不包括现在的这一种。

我的欲望,吞噬了我所有的理智。

“抱歉少天。”

“我等不到你成年。”

黄少天闭上眼睛,朦胧中听见他说,这个罪名我承认。

“心怀不轨已久,酒精效果只是借口。”

耳边轻地像一阵风,隐隐约约听见熟悉的音色响起,冰凉的手指攀上脖颈引起轻微的颤栗。叶修眯着眼睛,前额的碎发在刺眼的阳光下打出斑驳的影子。

我还记得你的年岁。

十六岁生日快乐。他说。



——欲望难躲闪,我终于失去了判断。
——用自由来交换,一场奢侈的晚餐。

end.



2016少天生贺补档。



安抚一下补作业的落,吃粮有动力,作业不是事,沉迷学习不易,给你补充体力。 @一条废落落

评论(7)
热度(73)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