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方锐生日快乐。
*私设如山的原著向。


01.

方锐刚来到呼啸的时候,林敬言在门口等他。

看起来是相当谦和的人,说话条理有序做事稳稳当当,五分钟的时间把队里的情况简要介绍了遍,然后接过少年手中的拉杆箱直径走入了宿舍层的尽头,打开门把一把钥匙递给他后拍拍他的肩膀,欢迎。

温和的人总是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还是个新人的方锐似懂非懂地顺应着林敬言的话拼命点头,生疏和距离感一下子荡然无存。少年本就是没大没小说话随性的个性,自来熟到给点阳光就灿烂,正巧这长兄般的前辈好相处地很,索性就向前一步勾肩搭背地称兄道弟去了。

陌生的城市里一下子有了个能依靠的前辈,倒也不妨是一件好事。方锐从蓝雨来到呼啸一路上想着怎么跟新队长打招呼,客套话说尽了怕是只留下了尴尬。想不到等两个人真见了面的时候倒是自然的很,当时的担心虽不是毫无理由,现在看来也只是多余。

那年方锐17岁,实力得到认可后第一次踏入职业的领域。万事开头难,哪怕是对未来充满着未知的可能性抱有相当大的憧憬,谁也没法肯定结局一定圆满。他想能遇到这么好的人为自己引路,运气不算差。

年轻总是一辈子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

林敬言是打了三年比赛的人,最初的热情和活力渐渐刻入骨髓而不拘泥于言表。男人微笑着听着眼前人的豪情壮志,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加油。

不是多肯定的回答,似乎显得没多少活力,又或许他本来就是一个过于现实的人。

因为他知道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

02.

方锐出道的那个赛季发生了很多事情,微草首冠,百花二亚,魔术师融于团队,繁花血景不复。

可都和呼啸没什么太大关系。

第五赛季呼啸成绩平平,不差但也算不上顶尖,大概是从这个赛季起两个人开始搭档,以犯罪组合的称号活跃在职业圈里,默契和配合一点点完善,却也只限于季后赛,止步于总决赛。

方锐不是安于现状的人,林敬言也不是。为人谦和只是礼貌的成分,语气平淡不能说明这人没有斗志。输了比赛的方锐明显的不高兴,情绪完完全全地写在脸上,下场的时候他朝观众席振臂高呼着下次胜利的誓言,却没得到林敬言的一句附和。

加油。他还是这么说。

方锐第一次对这个被自己敬仰的队长露出不屑的眼神,虽败犹荣这句话他一点都不喜欢。下次,每次都这么说,真会给自己找理由啊。

“实力明鉴!”

他朝前方大喊了一句索性不去回头看他,心里涩涩地还带着些怒气,他心道这个人真他妈没追求,把他这思想工作做完前我都不会再去看他。

于是他就真的没有回头。

03.

后来的情况他也知道,两个人搭档的时间寥寥可数。

林敬言状态下滑地很厉害,内部的矛盾和外界的质疑两面夹击,退役或转队也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方锐心里很明白,林敬言更明白,只是两个人谁都不想去说破这个人尽皆知的秘密。平常训练的对话还是和往常一样随意,只是随意中掺着谁都能明确感到的尴尬。

他们第一次提起这件事,也就是最后一次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没了挽回的余地。

当时方锐随便拿了个面包当早饭便只身去了训练室,林敬言走上去递给他一瓶水后拍拍肩膀,唐突地停住了脚步扭头看他,把至关重要的决定说得云淡风轻的,就像是和老朋友拉家常一样轻松——他是真的轻松了,就像是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压抑了很久的话终于挣扎着说出口。他说,我要去霸图了。

虽知是早晚的事儿,但方锐还是不免惊了一霎,良久他开口,声音听得出在掩饰苦涩和难过,喑哑的声线传递到林敬言的耳朵里。加油。

“加油。”他重复了一遍。

那一瞬他好像不怎么讨厌这个词了,这个理由听起来像是莫名其妙,大概真的只有从自己口中说出来才知道其中含有的祝福之意。他希望林敬言的职业生涯能填补遗憾,又真的说不出肯定的语气,说是不自信也不贴切,应该是因为这么久他终于潜移默化地在林敬言身上学会了他曾经不怎么憧憬的东西,过于现实。

林敬言怔了一下说了声谢谢,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却忍不住停了下来。方锐知道他不会去训练室了,本想提出帮他收拾一下东西,话未开口便听见远处传来一句坚定的应答。文字还是庸俗至极的加油二字,却几乎模糊到听不清字音。

他走远了。

04.

第十赛季,兴欣摘冠,霸图惜败。

那天比赛结束后方锐跟林敬言打了声招呼,看起来闷闷得不怎么高兴。林敬言看着他笑他不知足,开心点吧冠军,要不你让我们这些落败的情何以堪啊。

方锐是在发布会知道他要退役的,倘若要语调轻快起来也甚是牵强,他塞给林敬言一瓶水象征性地笑了笑。你怎么又要走了,一会儿一个主意,相当不专心啊。

“你离开了南京,现在连比赛场都待不住了。”

这时的林敬言对未来根本没有明确规划,前路迷茫却无牵无挂。他思考了一会儿对方锐说,去找个轻松的差事犒劳一下自己,或者去大学重读专业课。

“庸俗。”方锐评价,“我都要去为国争光了,你也得有点儿追求。”

林敬言回看他一眼,不如我追追你?

方锐低头,免了,林大大这么积极,我可没这份殊荣。

两个人坐在台阶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大概是旧友重逢想说的格外多,百感交集竟不知道从何开口,月幕下的星河明亮而不觉得刺眼,好像怎么看都不会腻,好看地像某人的眼睛。安然却闪烁着,平静下藏着不易察觉的热切。

“回南京吧。”

方锐缓缓道出心中所想,甚至差点把余生的规划和自己一厢情愿的东西不过脑子地全说出来,林敬言偏偏头说如我所意,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你离开了南京,没有人和我说话。

这话显然是行不通的,只是方锐对他们两人对话记得各位清楚。似乎几年前的事情仍历历在目,恍若昨日。脑子里层层过滤后筛选下来的对话是与他所言,留下的名字是林敬言三个字的笔画,怎么忘也忘不掉。

就想他在哪里看到过的一样,他这辈子遇见林敬言这个人后,其他人都成了将就。

正如他离开了这个城市,其他话语中的文字,都烙刻不到记忆里。

——还好现在他回来了。

哪怕前路口必将分道而行,倘若有一个城市能记载着你的名字,也勉强能算是殊途同归。

fin.


*试图写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所谓的美好就是,两个人选择了不同的两条路,却发现各自的路上能清晰地辨认出对方的足迹。
——然后在另一个岔路口携手并进。

评论(13)
热度(68)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