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16h]醒时折花

试图挽救离家出走的文力。

4000生日快乐。




B市的冬天真的很冷。

方士谦往玻璃窗上哈了一口气,百无聊赖地用手指在雾气中胡乱划着什么。忽地车灯明亮的光从前面直射过来,他抬起手朝摇下车窗的王杰希挥手示意,刹那间玻璃窗上的痕迹一下子被食指带过,看起来像是笔尖顿断。

王杰希抖抖衣服覆去肩上雪花化作的水,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晃晃地。方士谦接过他的衣服往架子上一搭,心想这人必定是醉了。

“酒后不能开车。”方士谦扶他坐到床边,看着眼前人把头埋到臂弯里不语,顿了几秒后喑哑的声线传过来,硬挺着说自己很好。

王杰希顺势倚到他肩上,泛红的脸颊上浸着高于室温的热度。都说酒精效果堪称一绝,再严谨的人也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诚实甚至无理取闹——方士谦很遗憾没有在恋人身上看到可爱的反应,便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

“杰希你上次就是这样,明明没酒量还偏要讲义气。”方士谦稍许埋怨地戳了戳他的脸颊,“你还有印象吗。”

怀中的男人可能真的是累了,说话也变得能短则短,得到否定的答复后方士谦思考了一会,认真道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印象太深了,不小心忘了你被架着回来的具体情况了。”

方士谦缓缓开口,尽是调侃的口吻,用词也更加放肆。修长的手指从对方不整的衣衫下若隐若现的锁骨间划着,停留,在掠过领子,解开领带。

“当时你第一次这么主动。”方士谦抿抿嘴,“我期待今天是第二次。”

王杰希今天或许也懂得在酒宴上节制,意识完全被吞噬前还能倾听和思考。另一只手搭上落下的领带,抗拒似的推了推,他压着声音开口说,别碰。

“我没醉。”他又强调了一遍。

“好好好,你没醉。”

“我真的没醉。”王杰希挣脱开方士谦的手向客厅的方向指指,“你看...我可以走直线。”

“成,线很直,你很清醒。”

“而且你忘记的事情我也还记得。”

“什么事情。”

“你刚刚说得那个,后面印象太深所以忘了前面...对吧?”王杰希双手比划着,“你把我抱回来的...一直到车里。”

方士谦噗嗤一声笑了,想听他继续说下去便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你记性可真好啊。

“还有个事你也忘了。”

“什么啊?”

王杰希盯着天花板反复确认了好几次,坐起来看着方士谦笑了笑。

“我当时跟你做那些事情,不是酒精作用。”

“很认真的。”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系上领带整整领口,声音好听地不像样子。

听说过欲擒故纵吗,他说。

方士谦给他重新拽了拽被子,几句打发般的话尽是哄孩子的语气。男人抬眼看看划过一点的时针,转身冲眼前人说了句早睡。

王杰希本来就昏昏沉沉地,意识不清很容易感到倦意。闭着眼睛一会儿就坠入了梦境,几乎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均匀的呼吸声。

“士谦。”

方士谦刚翻身上床打算休息的时候听到身旁人唤着自己的名字,以为是梦话便没有在意,直到那人拽了拽自己的衣角重新开口,才无可奈何地说了声抓紧休息。

“我真没醉。”王杰希看起来特别认真,“我意识特别清楚。”

“例如你忘记的事情.....”

方士谦打断他:“我忘的你都记得,好了睡觉吧。”

王杰希满意地点点头搂住枕边人的颈部,附在他耳边轻语着不清楚的音节,他听来却字字分明。

“生日快乐。”

你曾经跟我说,成人礼的时候定要不醉不归。

我想若是不醉,怎能归与你身旁?

“不醉不归怎么成,我得回到你身边啊。”

方士谦愣了一下笑笑,就算这无所谓,醉与不醉,大概你都已经习惯和我搭个伴了吧。

“那当然。”






醉里且贪欢笑,但愿长路漫漫,携君与共。
4000十八岁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81)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