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nd then.

叶黄年龄差架空,20叶x5黄.

万圣节预热,来捣蛋吗,给你塞一篇糖.

*文不对题,一口糖。

其实今天没什么特别的,黄少天一如既往地吵,群里一如既往地安静,冒泡的冒泡问安的问安,世界和平国情安定,总之是普通地不能再普通了。

叶修没有记日期的习惯,黄少天也没有。叶修没有出门的习惯,日常生活除了买菜几乎与世隔绝,没有手机没有通讯设备,联系朋友除了电脑小窗就靠喊。

但黄少天不一样。

几岁的孩子最喜欢干的就是不同寻常的大事情,偏偏年龄恰好还给搞事情找了个恰当不过的理由。今天一大早黄少天六点起来找叶修要糖,叶修被问地莫名其妙却也难得温和地揉揉他顶着的一头黄毛说,没有。

“别的人家的孩子都有糖吃!”黄少天嘟着嘴有些不满地看着他,“过节,过节!”

叶修如梦初醒:“什么节?”

黄少天认真地想了想,随后自己编出了一个特别满意的名字,“吃糖节。”

叶修暗自表扬了一下自己的阅读理解水平,戳了一下他的脸有点好笑地给他纠正。

“这是万圣节,记住了?”




和往常一样,关于叶修的传闻,他自己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黄少天领着一群年龄相仿的孩子举着大旗过来踹门,叶修闻声恋恋不舍地离开电脑,没好气地问了句,你们这是要干嘛。

哪里是要糖,这架势可以跟起义同日耳语了。

何止是起义,简直就是抄家!

黄少天身后的一个小伙伴站到前面来:“少天说他家糖嘴甜!”

叶修差不多明白了不少,小孩子嘛,热情好客是没有错的。

…可是他家没有糖啊!

黄少天的小伙伴们接着说:“叶修哥哥有糖。”

“叶修哥哥会做糖。”

“听说叶修哥哥是开制糖厂的。”

“好像叶修哥哥的房间也是糖做的。”

“…这样吗?”黄少天特别好奇地瞅了一眼那个小伙伴,“我怎么不知道。”

小伙伴说得神采飞扬:“那是因为叶修哥哥的房间被自己吃掉了!”

黄少天觉得很有道理。

叶修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最后几个孩子十分不高兴地捧着几颗冰糖回去了。


送走了一批孩子,叶修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黄少天坐不住了:“万圣节是什么意思?”

叶修皱眉:“就是这个节日很多小鬼会来要糖吃,然后....”

叶修差点把荣耀今天有活动说出来。

“是不是很多圣人会来?”黄少天猜测,“那我也可以去啊!”

“你去干嘛。”

“我是剑圣嘛!”黄少天说得特别兴奋,“叶神就不能去,你不是圣。”

叶修趁机教导:“圣是不能吃糖的,因为在万圣节结束的时候啊,他会收到最甜的糖。”

随后的整个下午黄少天都挺安静,没没被人问起都会义正言辞地摆摆手,圣是不能跟小孩子抢糖吃的。

这是个安静的下午啊。叶修一本满足。


“你说好的最甜的糖呢?”十一点的时候叶修连哄带骗地把黄少天扛去床上睡觉,被提醒才想起自己下午立过一个flag.

叶修笑笑,嘴唇覆上少年的额头。

“晚安,少天。”

黄少天不死心:“糖呢。”

叶修顺势抱起躺在一侧的少年,唇齿覆拥在一起轻啄了一下,怀里人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

“够不够甜。”



end.

意念@小日向缘  万圣快乐

评论(12)
热度(62)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