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黄少天]极光



两个人站在地球的极点,生命永远找不到相交点。

南极的四面八方都是北,北极的四面八方都是南。

从任何一个角度看,我眼中都是你。


黄少天出道的那个赛季 ,正好是嘉王朝落败的时候。

赛后叶秋依然婉拒了所有采访和邀请,嘉世全员接受采访唯独不见队长,黄少天收拾东西准备离场的时候看着身着嘉世队服的人在后门抽着烟,隔着远远的看不清脸,想想估计就是队长叶秋。

不过他没心情去关心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叶秋,他对这个传奇人物的好奇仅仅局限在他怎么用最土的打法秒杀一众对手,现在叶秋输了,自己也没赢,黄少天倒是萌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走吧。喻文州搭上黄少天的肩膀朝门外使了个眼色,对方迟疑了一下转身随他走出门,少年朝黄少天刚刚望去的方向看,看到身着嘉世队服的男人离去的背影。

这是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秋的样子。



后来叶秋退役了,甚至退役他也没有留下关于本人的一个镜头。

嘉世队长叶秋在嘉世遭受的待遇被曝光出来,当时黄少天义愤填膺地发来小窗,别在嘉世干了,来蓝雨吧。

叶修没有爆手速秒回消息也没有发来垃圾话,时间久了那条消息仍然没有收到回复。黄少天鼻子一酸,心想退役这事儿必然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就算是叶秋,再深思熟虑也会难过一会。

那是叶修第一次弧黄少天的消息,黄少天也难得没有用垃圾话刷屏逼他回复,叶修人间蒸发了几个月后突然说,我要回来了。

黄少天来了精神,来不来蓝雨。

叶修的尽管退了役,节操下限仍然是个未知数,一秒发来语音看起来状态好得很。

“你说去蓝雨?”

“对啊老叶你来吗,我们蓝雨啊尤其是食堂特别良心,老板真诚队友团结绝对的中国好战队,带你拿冠军拿到手软你可别怂啊,宇宙第一战队的威力你不打算亲自验证一下吗?”

叶修不由分说地打断了黄少天慷慨激昂的演讲,两个字的力度胜过百字。

“丑拒。”



后来他真的复出了。

当年的嘉世队长第一次毫无保留地站在媒体记者略带刺眼的灯光下,目光直视着摄像镜头从容不迫地回答着每个人的提问,陌生的面孔和熟悉的音色,陌生的姓名和完全一致的口气,不知道点燃了多少选手或粉丝的斗志。

“我回来了。”

叶修给所有人留下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和数不胜数的猜测,并不打算过多解释什么。记者会进行的时间很长,问题来来回回就是这么几个,尽管叶修坦然地表态将以冠军作为目标,尽管队长是昔日联盟顶尖的大神叶修,遭到的质疑也不算是少。

“叶秋没在说笑,他对这一次机会非常重视。”黄少天盯着电脑上的采访突然说了一句,听着好像莫名其妙。

“重视的不是叶秋,是叶修了。”

少年摘下耳机难掩心里的惬意,这是确实一次很好的机会。

对于你是,那么对于我也一样。



两个人对立在赛场上,气氛和严肃两字一点也不沾边。叶修照样花式秀下限,黄少天仍然乐此不疲地飙垃圾话。

荣耀二字弹出来时黄少天觉得百感交集,输了比赛自然是难过地很,苦涩中又隐隐夹杂着其他成分。赢了蓝雨,叶修还需要撑过下面的赛季,当然他确实做到了。

你回来了。

兴欣夺冠的那一刻黄少天替他觉得值得,从自己成为职业选手以来,站在对手的角度来看与自己私交很好的叶修,已经六年。

“我没有兴趣来蓝雨,我更喜欢在赛场的那一边看着你。”

他记得叶修这么说过。



比赛我们只能是对立的,因为你是对手,是用来超越的,不是拿来崇拜的。

就像两个极点,只能站在远方遥望彼此,遥远到无法触及。南极四面为北,北极处处皆南,虽然无法并肩作战,至少我的所有视线,容纳的全都是你。

你那边的极昼我看的清清楚楚,夜幕星河下看不清希望的极夜,我只是能平白地担心你——但我们都很清楚吧,黎明前的黑暗,只是你复出之前,成为世界冠军之前的背景布罢了。

今晨之阳,为你加冕。


世邀赛那天黄少天半开玩笑地说,现在我们是队友了,不过我好嫌弃你啊。

叶修瞥了一眼没理他,迟了一会儿,带着笑意的声音在排山倒海的掌声中清清楚楚。“这是同极相斥。”

这样啊,那我明白之前你复出的时候为什么不来蓝雨了。

黄少天接过五星红旗的一角直视着前方的镜头,目不转睛地跟旁边的人搭话,“异极相吸啊。”

“我就这么吸引你吗,老叶。”

或许真的是这样。






end

评论(2)
热度(55)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