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一段记忆的长度






#设定:忘爱症候群: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 能够治愈此病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所爱之人的死亡。


我认为所爱之人或生或死都已经注定了悲剧——存活在对于他的记忆里,对方却对自己和往昔的幸福没有丝毫记忆。亦或者以死唤醒对方的记忆,自己的恋人想起自己及曾经的点滴,眼前只有自己冰冰凉凉的尸体。





正文






“...我是喻文州啊。”



几句莫名其妙到最后歇斯底里的询问后,男人有些自暴自弃地坐到了床沿上。



不会的,喻文州起身打算继续询问些什么,张张嘴发现脑子里乱的根本组织不出完整的句子,话未出口便被干脆利落地拒绝掉了。



“抱歉,请不要靠近我。”



王杰希习惯性地保持戒备,显然对刚刚的谈话尤为不满,直径走到了另一个房间,锁门的声音清清楚楚。



男人掏出手机,通讯录里赫然有着喻文州的名字,看到如此的字眼不由得感到一阵熟悉,怎么想都没有头绪,最后几乎是干脆到不带犹豫地点了删除两字。



虽说是不愿意去回忆,但男人确实觉得有些蹊跷,所有有过接触的职业选手他都有印象,却对这个别人口中蓝雨的队长喻文州,几乎一无所知。



蓝雨的副队长 ...黄少天。



王杰希他是知道的,但他从没有听说过蓝雨的正队名为喻文州,一个战队有副队没正队这显然是说不通的,但它在自己的回忆里根本找不到喻文州的影子。



......还是专心准备比赛吧。



王杰希喝了口水,冷静下来的思绪全部投入到了练习中。







“忘爱症候群。”



练习室的几个人聚在一起,商讨着如何解决问题。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靠谱的答案。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摆出官方的说法,所爱之人的死亡。



“谢谢张副,我知道。”



喻文州苦笑着婉拒了这个方法,或许是个事情根本找不到完美的答案。一种是被恋人永远地遗忘,每天都是陌生的开始。或者以死代忠,用自己的死亡换取恋人的记忆,留下他一个人在世上悲哀地沉默。



“......谢谢各位了。”喻文州道谢之后起身离开,走到拐角处有些落寞地蹲到暗处,手指死死地捂着脸,似乎是极其地痛苦和纠结。



我不想让你忘记我。



我也不想让我的死去.



——成为你最痛苦的回忆。









很晚了。



喻文州不用看表也知道差不多已经凌晨五点左右,天色渐渐亮了,带着困意的疲惫提醒着他一夜未眠的事实。



精致的小刀平放在手腕上,冰凉凉的。



男人修长的手指拿起刀子朝自己的手腕比划,几次犹豫,几次好像打算一鼓作气使下力气,最后气喘吁吁地捂住了心口,冰凉的刀具顺势划到了地上。



我怎么能这么自私。



怎么可以留下你一个人去回忆这些该死的东西。



男人跪坐在床上,泣不成声。



那晚上他喝了酒,很多很多。



职业选手是不允许喝太多酒的,特别是在比赛前一天,特别是队长。



他隐约记得王杰希忘记他的前一天,微草庆贺获得了总决赛的资格,全队通宵出去浪,王杰希难得觉得有意思,便也默许了。



他记得,那个晚上王杰希也是喝了很多酒。,几乎是宿醉。



喻文州只是这样想着,一杯杯地给自己灌下去,桌子上歪七扭八的酒杯或立着或倒着,喻文州已经看不清了。



如果两个人都患有这种疾病,互相忘记对方,没有压力地生活着,或许是最好的。



所以他仿照王杰希当时的样子,想要和他一样。运气好的话,第二天醒来,他已经不记得王杰希这个名字。



怀着这个心愿,喻文州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眼里分明带着几分晶莹。



嘴角艰难的突出几个音节,似乎是怕自己反悔一样,手指死死地捂住眼睛,强迫自己睡过去。



口型能清楚地看见,声音微弱地难以辨认



大概是深爱的含义吧。









end.u

评论(10)
热度(65)
© 今阳|Powered by LOFTER